资讯  >  频道  >  正文

刺透“仙境”,“桃花源”其实是一个黑暗童话?

▲《桃花源图》(局部) 明 仇英

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藏

要是读过永嘉南渡,

北人结坞自保,

以及了解土客械斗,

历代流民据险啸聚的历史,

那么看《桃花源记》,

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曲折的溶洞,

我觉得里面是刀剑,弓弩,机关。

开辟的平野村庄,

我觉得是公社形态的社会实验体。

纯朴的乡民,

我觉得内里藏着几个近亲繁殖之后的畸童。

本期推出的是,

微博网友“猴子先生田坤”的一篇奇文:

关于“桃花源”这个黑暗童话,

魏晋坞堡做了最好的解答

作者结合陈寅恪先生所写的

《北方胡族统治者的徙民和人民囤聚问题》,

继续“脑洞”桃花源。

首先得说,桃花源得分开说,一是文学的桃花源,二是真实的桃花源。

文学的桃花源,诞生的时候自然没有想那么多。陶渊明是切实在憧憬一个与世隔绝的香格里拉,那份情怀和进藏的“女文青”一样纯洁。比如桃花源为什么选择武陵?陈寅恪就认为,这是为了附和最早记录在《搜神后记》里的刘驎之进山采药的故事。

我们先看看这段故事——

南阳刘驎之,字子骥,好游山水。尝采药至衡山,深入忘反。见有一涧水,水南有二石囷,一闭一开。水深广,不得渡。欲还,失道,遇伐弓人,问径,仅得还家。或说囷中皆仙方灵药及诸杂物。驎之欲更寻索,不复知处矣。

这位采药的老哥,来到一处深水溶洞,他又不是石头做的孙悟空,当然不敢跳进去。回来之后,就有老中医忽悠他,说里面其实都是仙药,他觉得有点后悔,准备再寻,和桃花源一样,然后就找不到了。

这一段故事的母题要牵扯的话,我认为其实有两个,一是魏晋时代的游仙文学里的“误入仙境”传统;二是老庄“小国寡民”的荒野宅男情怀。

▲《桃花源图》(局部) 明 仇英

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藏

误入仙境的故事大同小异,在《馆玉浆》里,主角掉到嵩山大窟窿里,遇到了仙界柯洁;《剡县赤城》里,主角追着喜羊羊乱跑,被引入“水帘洞”,这些故事的结构和桃花源基本差不多。

进入桃花源深处,我发现他们的社会设定,又明显是老子小国寡民的无政府形态:

“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所以《桃花源》这个故事里的,桃源的寻找,和寻找后的社会形态,正是游仙文学和老庄精神的一表一里——一般的文学教材,就只总结到上面这里了。

但我们还要往下看,为什么这些游仙小说家与上古哲人,要幻想这样的东方仙境形态?

这就来到正题了——因为这些设定诞生的时候,都是——乱世!

▲《桃花源图》(局部) 明 仇英

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藏

这就要进入第二部分——真实的桃花源。

我们先来看看,陶渊明描述的“桃花源”形态: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

这是什么呢?这就是个大农村。其中有个重要信息:这不是胡乱造的农村,就像“诸葛八卦村”一样,房屋和农田是有章法的,经过了统一规划和修建:屋舍俨然,阡陌交通。这已经不是老子那个毛工具都不用的原始状态了。

▲《桃花源图》(局部) 明 仇英

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藏

为啥陶渊明不设想一个城市呢?有着坚固的城门,高耸的箭楼,突出的马头墙,繁华的东市西市?

除了荒野宅男的上古审美之外,还有一个历史信息,就是——和大家想象的不同,古代攻城,城越大越不好守。

来,我们上实例:

“三蜀百姓并保险结坞,城邑皆空,流野无所略,士众饥困。涪陵人范长生率千余家依青城山。”——《晋书 李特李流载记》

三蜀地区的百姓,在流民军入寇的时候,纷纷逃进坞堡,城市为之一空。不保城而保坞,就是因为城没有坞好守。

这种策略收到奇效,因此导致准备大肆劫掠的李流流民军,差点困饿灭团。

对于通常建立在平原上的城,我们都有直观印象:城市越大,越有窟窿。而围城之后的物资消耗,更是惊人,(最近各地的封城应该给了我们很多直观体会),另外,人越多,异见群体越多,一处有人献城门,满城完蛋。

那么坞是什么样呢?首先从字意上来讲,面积小。陈寅恪举了董卓给自己弄的“郿坞”,为例子,作为最大规模的一种坞,不过是是“三里、七里”之数。比一般的城小多了。

然后坞的样子呢?在《晋书·孝友传》中,留下了珍贵的笔触“峻险厄,杜蹊径,修壁坞,树蕃障”,地形上,要求险,要有高差。交通上,要有小道,也就是要有茂林屏障,孔道复杂,狡兔三窟。然后在需要守备的地方,立墙,梳蕃障。也就是用土木工程,简陋点也要伐倒大树,阻遏交通之处。

坞堡的踪迹,今天我们能通过江西、福建等地残存的土楼,山西的皇城相府、贵州的海龙屯,以及康藏等地区的很多地方找到。

比如阿坝地区的羌藏碉堡。比如大昭寺。

历史上曾经有一个最著名的坞堡王国,那就是与唐恩怨两百年的吐蕃军事帝国,吐蕃是一个部族的结合体,因为青藏高原的人口密度,以及当时频繁的部族战争,基本上是不筑城的,守御依靠的就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坞堡”,通过布达拉宫、大昭寺、色拉寺等藏地建筑,我们能推测出吐蕃坞堡的原始形态:依山而建,“寺庙”(佛教或苯教),宫殿居于高处,碉楼四散,高度与阶级一起降低,桂(贵族、本部族、武士)聚拢其中,围绕外围的是等级最低的庸人(奴隶)。

▲布达拉宫

这样来看,桃花源所设定的那个世界,不正是一个完美的防御之所吗?

1、“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复前行,欲穷其林。”

林水间隔,地形隐蔽,难以为外人发现。

2、“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

山洞狭窄,再无通道,如果像前文那样,修壁坞,树蕃障的话,那个'“极狭,才通人”的通道,将被彻底封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这样一个地形,出现在魏晋时代,著名的豪杰郗鉴,所经营的“峄山坞”里:“积石相临,殆无壤土。中间多孔穴,洞穴相通,往往如数间杂处,其俗谓之峄孔,遭乱轍将居人入峄,外寇虽众,无所施害。”

在中国历史上,类似的避难所,比比皆是。比如杜甫的好友,著名的诗人,道家实践者元结,就曾在安史之乱暴起的时候,率族人避难猗玗洞,还得了个称号叫猗玗子。

除了一时的防护之外,在战争中,坞堡还要能挺过围城。陈寅恪总结道理想的坞堡是:“既险阻而又能耕种,有水泉灌溉之地”——能耕种,就得平坦,要险阻,就得有天险;二者不可兼得,除非是夹心饼干。

那么符合这里的地形,只能是—— 1、高耸,但山顶有大块的平地;2、被崇山峻岭包裹的小块山谷地。

很奇妙啊朋友们,以上两点,大家寻找各类魏晋时期的游仙文学,发现几乎所有的“仙境”,都藏在这样的地貌里。

比如第一种类型的(山顶大平地型):

至一洞,水出洞中,捀子与契虚共挈石填洞口,以壅其流。三日,洞水方绝。二人俱入洞中,昏晦不可辨,见一门在数十里外,遂望门而去。既出洞外,风日恬煦,山水清丽,真神仙都也。又行百余里,登一高山,其山攒峰迥拔,石径危,契虚眩惑不敢登,捀子曰:“仙都且近,何为彷徨耶!”即挈手而去。既至山顶,其上坦平,下视川原,邈然不可见矣。——《宣室志》

▲四川瓦屋山

比如第二种类型的(环山埋谷型)

《剡县赤城》的地貌是:

向绝崖。崖正赤,壁立,名日赤城。上有水流下,广狭如匹布。剡人谓之瀑布。羊径有山穴如门,豁然而过。既入,内甚平敞,草木皆杳。

当然,我们聊的桃花源记也符合这一类型。

▲柳州市三江侗族自治县风景

所以刺透“仙境”的潜意识,我们发现仙境里其实都隐藏着军事意识。著名的山中老人阿萨辛派,在中亚山中,寻找绝险绝高之地,创建“鹫巢”,生生造出了一个流淌着美酒,到处是少女的“人间仙境”,诱骗少年人为之赴死。实际上是个恐怖王国。

这也确实是乱世时的无奈——如果没有坞堡的护佑,才会面临真正的人间地狱——

五胡之时,北方人口大迁徙,难民或西而东,或东而西跨越千里进行迁徙。

今天我们看所谓的“欧洲难民潮”,移民们喝着联合国供的饮用水,啃着面包,觉得同情得不行。但在一个古代的难民潮,则出现的是比动物迁徙更加野蛮的追逐——

史书记载石赵大乱之后,被强迫迁徙到石赵首都襄城的人民各还本土,在途中,数百万人“道路交错,互相杀掠”。以宗族、部落为单位,人们像动物一样彼此狩猎。

这个时候,谁会不怀念一个庇护安全的坞堡呢?无怪乎一个魏晋人的梦里——桃花源是那般模样。

▲《桃花源图》(局部) 明 仇英

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藏

陈寅恪考证陶渊明,认为桃花源一文的原型在洛水流域的弘农或上洛附近。

陶潜的好友在义熙十三年(417)的春天,追随刘裕北伐的部队到达那里,发现了一座叫檀山坞的坞堡,那里距离桃林塞不远,正是桃花盛开的时候。

北伐归来后,好友把这个经历告诉了陶潜,催生出了这篇千古名作的灵感。

据说,檀山坞的地貌,是山顶“平博,方可里余,三面壁立,高千许仞”,虽然不符合本记里武陵人家的描述,但符合我们总结出的“仙境的第一种类型”。

桃花源真是个极好的例子了——虽然表面上在颂扬极致的美,但人类在潜意识里,总是对着危险,有着最深刻的认识。

▲《桃花源图》(局部) 明 仇英

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藏

文|猴子先生田坤图|网络

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

辑|山西晚报全媒体编辑 南丽江

审核|方天戟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