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这国产片虽然“土到家”,但戳心

点击电影铺子 主页右上角 设为星标

从前些年的《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

再到近些年的《乐队的夏天》、《我们的乐队》。

我们对音乐类综艺总有着异乎寻常的偏爱。

即使有些综艺的豆瓣评分一季不如一季。

但一经播出还是会引起人们广泛的关注。

这背后是每个热爱生活的人对音乐的热爱。

音乐记载着人的悲喜。

通过音乐,我们能感受歌声背后的故事,

也能追忆自己的故事。

尽管目前音乐类综艺百花齐放,非常多不同的音乐风格被引入了人们的视线。

但很多人还是忽略了流传在祖国大地上的宝藏——

民歌。

民歌,记载了一个民族的文化和精神。

就像是祖辈们不灭的意志。

薪尽火传。

《原声中国》

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生活着不同族群的人。

歌声是人们共同的语言。

人们的一生都有歌声陪伴。

歌声能珍藏人最珍贵的记忆,也能传唱集体的命运。

面对人世的无常,我们祈愿超越平凡的人生。

这些天然之音,不经过雕琢,却成为平民的诗歌,

它们跨越语言和地域,创造生命最动人的表达。

这是《原声中国》的开篇词。

在张涵予的娓娓道来中,揭开了人与歌声的联系。

人的一生都应有歌声相伴。

那些难以言说的喜悦和悲伤,最舒畅的表达就是放声大唱。

人的一生也像是一首长歌。

命运的起伏对应着旋律的变换。

那些幸福的交织就是最动听的和弦。

不像大型联欢晚会上莺歌燕舞、千人一面。

最纯正的民歌饱含着土地的灵魂,更承载着历史的变迁。

人们在苍茫大地上千百年的悲欢,一代又一代英雄儿女向命运抗争的史诗。

都化为歌声,于土地的孩子们口中长久传唱。

激昂、苍凉,高亢、婉转。

民歌是一个地方,一个民族的历史。

我们从出生到离去都应有歌声的陪伴。

生命的诞生值得歌唱。

生活在高寒山区的哈萨克人以游牧为生。

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他们的牧场零碎而分散。

为此,他们一年中经常要搬十几次家。

即使家中有婴儿也不例外。

为了让婴儿在奔波中更舒适,也为了方便。

他们设计出了随时可以放到马背上的摇篮。

并专为婴儿举办摇篮礼,以求平安无事。

吾肯是一名护边员,他所在的村庄靠近边境线。

他的任务是协助边防武警巡视边境线,防止有非法偷渡的人入境。

每次巡边,一去一回都要花费一周的时间。

吾肯的女儿即将举行摇篮礼。

但不巧的是,那天他要早起去巡边,不能亲自给女儿举办。

日子到了,吾肯怀着不舍上路了。

尽管吾肯不在,可摇篮礼还是要办。

孩子的爷爷挑了一只肥壮的羯羊,将尾巴割了下来。

羯羊尾富含油脂,切碎后熬出清油是最好的润肤油。

而为孩子涂敷羊油是摇篮礼不可缺少的步骤。

哈萨克人积累了养育孩子的独特经验。

新生儿从出生起的一个月内,每天都要用温热的盐水泡浴。

洗完擦干后,便要为孩子涂敷羊油。

在高寒山区,涂敷羊油能增强孩子的抵抗力,同时可以滋润皮肤。

之后点燃松木,将孩子放进挂有猫头鹰羽毛的摇篮,为孩子接上特殊的导尿管。

这样既能让孩子睡个安稳觉,还能在梦里得到保护。

再按照传统的方式捆绑双腿,将孩子固定在摇篮里。

最后,轻轻地晃动摇篮,让歌声伴孩子入眠。

我的心肝宝贝非常可爱

向上天祈求你的健康平安

这边女儿在举办着摇篮礼,另一边吾肯在巡视着边境线。

这里的冬天非常寒冷,温度最低可达零下65度。

因为条件所限,护边员们还经常需要在外露营。

还好巡防线上有小木屋,可供他们短暂休息,暖和身体。

吃了几口干粮,喝了一杯热茶。

缓过劲来的他们,第一时间也唱起了歌。

这些护边员们长时间在边境工作,孩子都是妻子在照顾。

所以他们难得的空闲时间里,聊的都是妻子和孩子。

就连唱的歌里都是——

一匹小马驹跟着我们

自由地奔驰

再见了,我的爱人

不知何时还能相见

遵守你的诺言

一生都是你的人

为生命祈福的歌与思念妻子的歌共同响起。

这其中充满了同一种爱的呼唤——

家。

生命的成长值得歌唱。

对于成长,不同的民族有着不同庆祝方式。

按照哈萨克族的习俗,男孩子5岁后就要进行割礼。

这是最重要的成人仪式。

吾仁过完年就满六岁了,爷爷打算为他举办割礼仪式。

“长大有什么好的?”

年幼的吾仁尚不理解长大的含义。

但没有人是在懂得长大的含义后才长大的。

爷爷挑好了日子,买好了马准备宴请宾客。

正式进行割礼前,还需先进行邀请礼。

在爷爷的带领下,他骑着马穿过村庄,邀请人们参加他成人的仪式。

接到邀请的乡亲们,都要在吾仁腰上挂一条吉祥的毛巾,在马褡裢里塞些糖果,并送上美好的祝词。

一路上,爷爷夸赞吾仁长大了。

但吾仁还是不懂,他好奇的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我哪里长大了?我并没有长大呀。”

“我会经常长大吗?”

“是明天就长大了吗?”

这些问题爷爷也没有答案。

割礼如期举行。

尽管打了麻药,但手术的疼痛还是使吾仁嚎啕大哭。

对于长大,吾仁头一次有了自己的认知——

疼痛。

哈萨克人说,歌声和马是他们的一对翅膀。

他们生命中的每个时刻都有歌声陪伴。

割礼很疼,吾仁不停地抹眼泪。

但在妈妈的歌声中,吾仁还是渐渐平静了下来。

美好的时光一去不返

春风拂面时,我就怀念童年

小时候天真无邪惹人喜爱

时光太短,岁月流逝太快

与哈萨克人相比,洞头人的成人礼会晚一些。

七夕成人礼是洞头独有的风俗。

由于洞头渔民居多,常年海上作业随时可能面临生命危险。

所以在16岁过成人礼是为了让渔家孩子快些长大,早日承担家庭的责任。

张瑜桐今年16岁,即将举行成人礼。

但因为爸爸在半年前去世,依洞头人的惯例,成人礼不能在家中举行。

妈妈决定带她去海上过一次特别的成人礼。

十六岁的成人礼需要准备十六样贡品。

爸爸走后,妈妈在工厂打工,收入微薄。

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张瑜桐经常去滩涂上。

她按照爸爸以前的教导,细心地寻找泥潭中的海蟹、海贝和小鱼。

一天下来,运气不错的话可以去市场上换点钱。

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找到了成长的含义——

责任。

终于到了七夕,张瑜桐和妈妈也做好了准备。

她们摸着黑出发,迎着朝阳前进。

在海边的礁石上,她们点燃了七星亭,许下了祝愿。

七月初七天门开

七星娘娘下凡来

有花有粉请你来

祈求百姓保平安

七月初七天门开

七星娘娘坐莲台

有花有粉请你来

保佑孩子平安免祸灾

经过出生、成长,剩下的就是无可回避的死亡。

死亡尽管令人悲伤,但也同样值得歌唱。

无论是为了感怀纪念,还是为了遗忘伤痛。

孟桂花是鄂伦春人,一生经历过四次婚姻。

她的最后一任丈夫在不久前刚刚过世。

丈夫生前很爱她。

为了她带来的两个女儿,他们二人一直没有生育。

她觉得丈夫是上天在她经历过种种磨难后,送给她的礼物。

因此,她想用鄂伦春人的方式给丈夫找一个灵魂依托的地方。

“我不能不让他见我们的山神!”孟桂花动情地说。

鄂伦春人过去生活在山林中,最尊崇山林之神“白那恰”。

孟桂花想用本族的仪式“立山神”,让丈夫死后得到山神的护佑。

按照当地最后一个萨满的指点,她找到了一位精通刻山神的猎人。

仪式前夜,激动的孟桂花在酒桌上袒露了心声。

她回忆起了丈夫的好。

更恳求猎人将她和丈夫的故事讲给山神。

好让山神知道,她求人刻山神,求的就是个爱。

防火期过后,终于可以走进森林去刻山神。

在萨满所说的林子中,孟桂花找到了一棵高大的樟子松。

礼敬地跪拜过后,猎人开始刻山神。

过去,每到一片山林,鄂伦春人就会把山神刻在百年大树上。

他们认为,这样就能与这片山林共同沐浴在神灵的庇护之中。

在鄂伦春人的世界里,自然界中的一切都有神灵主宰。

为了获得诸神的赐福,他们要向神灵祈祷、献祭。

而唱歌无疑是最重要的环节。

鄂伦春人在唱给山神的神歌里,充满了他们的感恩之情。

从今以后,让鄂伦春人都富裕起来

好好保佑我们

过红红火火的日子

您是世上最大的神

孟桂花终于完成了心愿。

她会带着对丈夫的承诺好好活下去。

而这苍凉的歌声也不会就此为止。

它将和人们的思念和最美好的期盼一起,在莽莽雪原中经久回荡。

无论哪里的民族,歌声里都充满了对平安、幸福的渴望。

曲调饱含着情感,歌词满怀着期愿。

哪怕你听不懂歌声在唱什么。

但你却能感同身受的体会到它挥洒的情感。

因为它源自人心底最根本、最真挚的地方。

就像涌动的血液、吞吐的呼吸。

歌唱是人“活着”的基本需求。

如同生命的本能。

电影铺子

电影大餐、生活甜点,荤素搭配,常吃不累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