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许飞手撕尚雯婕,有一种江湖恩怨不需要相逢一笑

尚雯婕和许飞的冲突,其实就是新旧两种感情方式的冲突,尚雯婕更执着于内心的感受,许飞更坚持传统的情意表达和维护。

文/闫红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闫红说”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这段时间大家都没什么心思娱乐,明星们也懒得买热搜了,纷纷回家做点心。但是这两天,许飞和尚雯婕的一场纠葛搅动起不小的波澜,我关注的几个娱乐号都出了长稿,讲述这一场“回忆杀”,为什么只见杀气不见回忆。

我想这是因为,这个事件太好代入了。尚雯婕和许飞都是06超女选手,尚雯婕是冠军,许飞第六。许飞说,她屡次尝试通过微博私信联系尚雯婕,尚雯婕未有任何回复。

不久前,在《王牌对王牌》录制现场,尚雯婕看到昔日的小伙伴,哭到站不起来,许飞忍不住质问尚雯婕:“你为什么把我们丢了呢?”又说起发私信未被回复的事,使得现场一时气氛尴尬。事后许飞受到“情商不高”指责,她气不过,于4月5日写了个小作文,指责尚雯婕对她的怠慢,以及在现场痛哭的矫情。

图:许飞发长文辩解

谁不曾有过类似的经历,发小、旧同窗,一起长大的小伙伴,时光荏苒中,两个人的处境都发生了变化,如何处理这段关系,是一件很敏感的事。

在我们的传统里,有一种被赋予了道德色彩的感情叫做念旧情。念旧情的人是道德的,不念旧情的人理应被质疑。据说陈世美的原型根本没有做过抛妻弃子之事,对他有意见的是他一个老同学,陈世美发达之后,老同学去看他,没有得到想象中的照顾,一时气愤,编了个不念旧情的故事来埋汰他。不知道这件事是真是假,但也看得出,长期以来,类似的情绪,都是能够被人理解的。

那么这一次,为什么更多的人站尚雯婕呢?不但同样没有被尚雯婕热情相待的韩真真、厉娜等人用各种方式撑她,各种评论也大多倾向于尚雯婕。尚雯婕不念旧情让许飞受了伤,她还有理了?

这就需要梳理一下,尚雯婕为什么对许飞如此冷淡。

主流说法有两种。一种是许飞这个人“人品不好”。

瓜众举的例子都是2012年,厉娜接受采访,说起自己被冷藏,是因为有个好友老是到高层面前说自己坏话。鉴于厉娜选秀期间和许飞十分亲密,之后却渐行渐远,大家都很怀疑这个好友就是许飞。有传言说,这次在现场,厉娜对许飞说,尚雯婕不回你,是你人品有问题,她回我了。

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尚雯婕对于许飞的人品有这么关心吗?我很怀疑。就算她认为许飞人品不好,也未必就正义感爆棚而不理睬她。尚雯婕不是一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

当年她是冠军谭维维是亚军,忽有一日,谭维维抛出一首歌叫做《谭某某》,里面有这样的歌词:“我上了杂志封面,可惜是三人合影,SOSO,我站在冠军左边,陪她嬉皮笑脸,她样样都不如我”。这是欺负尚雯婕粉丝比较温柔啊,换成05超女三强里任何一位你试试,无论是玉米凉粉还是笔迷,都能分分钟让你了解社会。

尚雯婕初听也震惊,但又说:“如果这个歌能为她很好的宣传,给她起到一些帮助,我觉得很好,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还坦然承认无论身材长相唱歌,谭维维都比她性感。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她在《蒙面唱将》上翻唱这首歌,把歌词改成:“我站在亚军右边,陪她嬉皮笑脸,我样样都不如她。”愣是玩成了一个梗,谭维维也说自己像被她扇了个温柔的小耳光。

即便许飞曾经惹到过尚雯婕,她因此不理睬许飞的可能性极小。而且,尚雯婕不只是单单不睬许飞,她跟06超女大多不联系。有人就说,是因为那一次的比赛过程,她没有那么享受。

尽管如今的尚雯婕已经面目一新,我还记得当年那个“冷面杀手”。她一次次站在PK台上,一次次置于死地而后生。值得玩味的是其中一场比赛,室友刘力扬放弃了她,害得她差点去领盒饭。刘力扬们青春里最为璀璨的记忆,对于尚雯婕未必如此。

似这样的故事也屡见不鲜,比如《红楼梦》里,李纨那首曲子写得十分奇怪,其中有这样的句子:“只这戴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

没错,戴珠冠披凤袄是抵不了无常性命,但是假如死亡一定要降临,戴了珠冠披了凤袄获得的临终关怀,一定会比贫寒的妇人要多。

又说:“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古来将相是不存了,但普通人同样不存,连这个让人钦敬的虚名也没有啊。

李纨判词里还有“如冰好水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事实上你不管混得好不好别人都是要笑的,他人笑不笑不能作为评判标准。在其他事情挺想得开的作者,为什么一定要很想不开地要给李纨的命运打差评呢?

谜底也许是这一句:“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很有可能贾家败落后,只有贾兰一枝独秀,李纨没有给其他人以照顾,让作者很不爽。

但是站在李纨的角度,大观园岁月对她未必是愉快的体验。她是贾政和王夫人唯一的儿媳妇,贾母却把王熙凤叫过来帮贾政管家,虽然小厮解释是贾家规矩大,寡妇奶奶不可以管家,但后来王熙凤生病,不是让李纨代班了吗?李纨靠边站,带着一帮小姑子们做针线,还要装得心如止水形同槁木,其实是吃了亏一朝发迹,懒得搭理过去那帮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贾宝玉心中的黄金时代,并不是李纨的。

我有个朋友说,她从不去参加高中同学会,她一直记得那些人怎么欺负她的,她不想假装相逢一笑泯恩仇。

如果尚雯婕是因此疏于和06超女们往来,倒也不难理解,但似乎又不是。就在当年她被刘力扬放弃之后,她回到房间,仍然能和刘力扬谈谈讲讲。而且在当年,她跟韩真真算是关系不错的,这次在现场也表现出来了,这些年来,韩真真人生颇为动荡,尚雯婕对她也是一视同仁地断绝音讯。

上图:韩真真与许飞

也许,尚雯婕无意于叙旧情,并不是她对谁有意见,或者对那段时光有意见,而是,她对关系的理解,是新式的。

逢年过节,总有人吐槽亲戚。这也难怪,亲戚不是你自己选的,三观差异极大。要命的是,你还不能够把让你不愉快的亲戚屏蔽掉,在漫长的农耕时代,有血缘关系的人必须抱团取暖。在农村,大姓,大家族往往占据主动地位,小姓就有被欺负的危险。

而在求学路上,同学虽然有竞争关系,也是天然的盟友。师出同门者,往往会互相照顾,是不是互相喜欢,一点也不重要。

曾几何时,我们有太多被客观世界聚合起来的关系需要维护,要参加各种聚会,互相敷衍,笑容满面说一堆客套话,尽管内心已经总结了一百个槽点。

而现代人更在乎自己的感觉,分散在城市的各处,血缘的粘合力逐渐式微。更不用说同学同事这一类关系,越来越多的女性,上厕所时,不再叫一个同性同行。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人们交往更多地看机缘。即便彼此心中惦记,也不愿意刻意联系,怕这种刻意变成对真感情的伤害。都市生活,让我们有了不再虚与委蛇的自由。

所以韩真真理解尚雯婕的不热络,也理解相见的那一刻,青春轰然回溯,对尚雯婕的触动,正是有这许久的不通音讯,过去才被保存得如此完整。在许飞和尚雯婕之间,她毫不犹豫地站在后者的一边。她站的,不只是尚雯婕,还有尚雯婕处理感情的方式。

那么许飞就那么不可以理解吗?也并不。看许飞的微博认证说明,是“音乐人许飞,代表作《父亲写的散文诗》《我要的飞翔》”。比较有名的这首《父亲写的散文诗》,李健演唱过,词曲都很美,写艰难岁月里,一个父亲的深情。这是一种传统的感情。

而她的另外一首《我要的飞翔》同样很传统:“没关系,不论失去了什么,都没痕迹。每一次,让泪水流回心里,去灌溉梦想,开出奇迹。”许飞更像《平凡的世界》里人物。

这或许可以说明为什么许飞如此愤怒。她是一个仍然保持着田园时代情感方式的人,热情、高自尊,认为共同经历就应该成为一种粘着剂,如果对方没有动静,就是对她的冒犯,或者是自我封锁,如果见了面对方又表现得很有感情,就是装腔作势。

她不认为成年人即使是绝交,也应该是淡淡地疏远,上节目,她未必奔着兴师问罪来的,但内心岩浆般奔涌的感情,让她要问出真相。从她后来又发长微博看,她觉得她更占据道德制高点。

尚雯婕和许飞的冲突,其实就是新旧两种感情方式的冲突,尚雯婕更执着于内心的感受,许飞更坚持传统的情意表达和维护。这可能也是更多人站尚雯婕的缘故,人们已经习惯于疏离,不再把疏离视为不尊重,许飞的冲冠一怒,更像是一个旧时代的回声,让包括尚雯婕在内的很多人,惊诧莫名。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