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原来 作者:孟征

作者:孟征

桃红柳绿,草长莺飞。

窗外春光明媚,又是和煦晴朗的一天。

“把衣架上的羽绒服都洗洗收拾起来吧。”妈妈打电话来让我收拾冬天衣物,我瞅了一眼衣架,发现自己已靠着两套睡衣从过年挺到了现在。收拾衣服的时候,从衣兜里发现了一张小区出入证,上面记录着两个多月以来我仅有的三次出入情况。看着这张出入证,思绪回到了两个月前。

临近春节,朋友圈里流传着“取消串亲聚会”的倡议,起初不以为然,觉得病毒距离自己很遥远,随着新闻报道的不断传播,接着就收到“封村、封小区”的通知,那时才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正好过年前家里囤积了足够的食物,索性响应倡议,和女儿一起居家隔离,同时,爸爸妈妈也被隔离在老家,爱人被隔离在单位。

忙碌了一个学期,每天披星戴月,天不亮就起床上早读,晚自习放学女儿已经进入梦乡,平时陪女儿的时间少之又少,疫情期间,和女儿朝夕相处,感慨颇多。

女儿刚满一岁,期末考试前一天,一家人在学校宿舍匆匆忙忙地给她过了个生日,我还开玩笑地说,孩子以后每一年的生日礼物将会是迎接期末考试。那时候的她还不会走路,疫情期间不能出门,只好满屋子乱爬,我担心她磕到桌角、墙角,就形影不离地跟在她身后。女儿不会说话,只会用哭、笑、叫来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起初我觉得这么小的小孩子肯定什么都听不懂,与她对话的时间并不多,然而,有一天在给她洗脚的时候,我说让她坐在凳子上才能洗脚,满屋子爬的她竟然像一个小大人一样安安静静地坐下来,等着我给她打洗脚水,这让我感到吃惊不已,这也让我明白了与孩子沟通的必要性。很多亲子教育的平台上说,在孩子的婴儿时期,家长要做一个“话痨”,在孩子耳边不停地重复说话,让孩子在潜移默化中受到语言的影响。当时我还不屑一顾,觉得没有必要,甚至与孩子相处的过程中只是一味的做事,给她穿衣,给她喂饭,陪她满地爬,却忽视了与她进行语言交流,原来,她真的可以听懂我们的语言,原来,沟通是那么的重要。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开始逐渐增加与孩子的交流,我会告诉她不可以摘花,只能轻轻地摸一下,告诉她把小球球放进盒子里再拿出来,指着视频对面的那个人告诉她这个是爸爸……虽然大部分内容她都不能理解,但当她做出相应的反应时,我仍然会感到欣喜,她的一举一动都牵挂着我的心。她很小,身高还不到80厘米,脑门正好与卧室的床尾持平,她每每沿着床尾站起来的时候,我都会以万分担心的语气大声呵责“小心磕到头”,但她每次听到这样的声音,竟然真的会拿自己的脑门去磕床尾的木头,感受到疼痛就会大哭,我只好抱着她,不停地埋怨,你看你,不让你磕你非要磕,这下知道疼了吧,这次就算长记性了,以后不要再磕了。可谁曾想,等到下次再来到卧室床尾的时候,我依然会以万分担心的语气大声呵责“小心磕到头”,她依然会重复地将脑门磕向床尾,于是,周而复始,她又哭了,前面的那一幕又出现了。看着她伤心流泪的样子,听着她发自肺腑的哭声,我又气又急,想不通她为什么要这样做,直到无意间看到了一种说法:孩子太小,没有转换意识,大人发出的指令是无法完全理解的,比如说,大人让孩子“不要跑”,他会跑得更快,因为他只听到了“跑”,没有将“不要”和“跑”及时转换过来,就造成了“你越不是让他干嘛他就偏要干嘛”的局面,所以我们要给孩子最直接的指令,把“不要跑”变成“停下来”。为了验证这个说法的正确性,第二天,当孩子又要沿着床尾站起来的时候,我站在阳台上呼叫她,让她爬过来,她竟然照做了,我抱起她惊呼。原来,她也可以与我们沟通,原来,沟通也需要技巧。

半个月过去了,疫情越来越严重,我们迎来了延期复工的消息,但小孩子的成长并没有停止。女儿开始沿着沙发、茶几走来走去,有时候在身边没有任何依附的情况下也能走两步,但总是摔倒,每次摔倒之后又能很快爬到沙发前,再次站起来。有时候,我也会站在距离她半米的地方,伸出手来让她走进我的怀抱,等到她能稳稳地走过这半米,再站在距离她一米的地方迎接她的到来,就这样,半米、一米、两米,她,学会了走路。这其中我看着她从开始的不敢抬腿到后来小心翼翼的迈步,看着她从跌倒后的不知所措到后来一次又次迅速地爬起来,看着她从只能缓慢地走两步到现在的满屋子乱跑,为她又一次学会一项新技能而高兴的同时,又为生命的成长感到不易。小生命从呱呱坠地,就开始用尽全力适应这个世界,学习吃奶、努力翻身、尝试爬行、练习走路、 模仿说话,感受光明与黑暗、体验春夏和秋冬,未来还要与人世间的病魔鬼怪相处、与人生里的喜怒哀乐共存,作为一个母亲,真的不忍心让她经历、承受这些该来的或者不该来的,但这些谁又能阻止得了呢?有本书叫做《请给我结果》,里面提到一个关于破茧成蝶的故事,蝴蝶从茧里面出来的时候要挣扎很久,有人觉得蝴蝶太辛苦,就剪开茧子,方便蝴蝶轻松出来,但出来的蝴蝶翅膀又干又小,不能飞,很快就死掉了,蝴蝶必须在破茧的挣扎中慢慢地让翅膀变得更有力,才能赢得重生。这个过程大概跟小朋友学习走路、学会成长是一个道理,原来,生命本可以承受得了疼痛,原来,失败是结果的必经环节。

人在不同时期的心理诉求总是不那么一样。上高中的时候,哥哥生了孩子,我当上了姑姑,嫂子给小侄女拍的满月照片上的留言是“健健康康、快快乐乐”,我当时还在纳闷,为什么不是“出人头地、考上大学、飞黄腾达”之类的祝福,那时候就觉得考上大学是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后来参加工作,夜以继日、加班加点,只希望自己班级的学生都能够埋头苦学,考出优异成绩,分数成为了我衡量自己工作的唯一标准。现在当了妈妈,经历了怀孕、生产、孩子渐渐长大的心路历程,这才意识到,孩子成长的过程是多么的有趣,大人的引导对她成长的每一个环节是多么的重要,你关注着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你能从中得到无比的幸福感和满足感,你希望她能永远这样开心地笑着,永远这样快乐地鲜活着,而这不就是最简单的祝福“健康和快乐”吗?原来,健康与快乐才是人生最原始的资本。

最近女儿开始断奶了,为了彻底隔绝,不得不把她送到奶奶家,分别的那一刻,感觉自己终于可以解放了,终于可以睡个完整的觉了,终于可以吃麻辣火锅了,终于可以小酌一杯了,终于不用收拾被她翻得底朝天的抽屉了。回到家,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看着身边的小玩具,不由地开始想念她,这是一年多以来,女儿第一次离开妈妈,不知道她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能否适应,中午吃了什么饭,下午睡到了几点钟,有没有想起妈妈,有没有哭闹,种种的猜想让我知道,我的人生从此有了软肋。涨奶的刺痛加上离别的不舍让我难以入睡,想通过视频看一眼女儿,又怕惊扰了她,只好给婆婆发个信息问问情况,婆婆回复孩子很乖,没有哭闹。想不到孩子也会随遇而安,我在伤感分离的时候,孩子也在学习分离,我在忍受涨奶刺痛的时候,孩子也在学习忘记母乳记忆,我在自己家里独处的时候,孩子也在学习融入新的环境,对于一个一岁多的小朋友,她承受的远远要比我承受得多,她远远要比我更坚强、更勇敢。原来,不是她离不开我,而是我离不开她,原来,不是我教会她成长,而是我们共同成长。

窗外的霓虹灯开始闪烁,一条被路灯照亮的马路向远处延伸,孩子的成长让我明白了这么多“原来”,这个“超长假期”,也让我学会了与自己对话。清风徐来,春暖花开,愿我的女儿健康快乐,愿天下所有的儿女平安幸福,愿疫情早日结束,愿祖国母亲永远繁荣富强。

作者简介:孟征,河南省济源人坡头初级中学教师,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责编 | 王芳编辑 | 玉川子 图片 | 网络

本文内容系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大河文学"(ID:daheliterature);首席法律顾问:河南北法律师事务所杨胜利律师;编辑微信:dahewenxue2017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