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这里没有暂停键——产房护士长疫情回顾二三事

4月7日是世界卫生日,今年世界卫生组织将主题定为:支持护士和助产士。在我国,今年的宣传主题是“致敬医护,共抗疫情”。疫情面前,护士、助产士和医生一样,无畏逆行,守护安康。

在很多人的工作生活被同步按下了暂停键,甚至医院里的部分门诊也暂时停诊时,有一个地方,从来没有停下脚步,那就是产科。对孕产妇来说,一些产检无法延迟,生孩子更是不能等待的事情。

今天我们邀请到了北京五洲妇儿医院产房护士长、助产士翟聪利,请她给我们讲一讲,特殊时期的产科故事。

这里没有暂停键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产房护士长 翟聪利

疫情暴发后,我们产科更忙了。有一些孕产妇之前产检的医院被确定为发热门诊医疗机构,而五洲未开设发热门诊,有些孕产妇就转到了这里。医院还开辟了一个隔离产房,以备特殊情况下使用,虽然不知道会不会用上,但是为了孕产妇的健康,总是要想在前面,提前做好预案。

春节期间的值班表是提前排好的,一部分同事已经回老家了。原本七天休假后,他们应该回来替换我们。但疫情防控,一些地方封路了,他们有的回不来,有的自驾赶回来也需要隔离后才能返岗。一时间,产房的人手特别紧张。

因为产房的情况有很多不确定性,有时候分娩的多,有时候分娩的少,所以平时都会安排“备班”,以备不时之需。这个特殊时候,“备班”就只能是我了。所以即使在下班时间,我也要保证随叫随到。也正因此,我接触到了更多的孕产妇,也看到了更多感人的、激动的、揪心的、美好画面……

孕29周的她,不得不一个人来生孩子

小田是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产妇。她孕29周,胎膜早破入院,随时可能早产。医生希望尽可能帮她保胎,但是她出现了规律宫缩,宫口也开到了两指。

和其他的孕产妇不同,小田入院只有她一个人。她的爱人在国外出差。小田的母亲虽然从老家赶了过来,但是按照规定需要居家隔离14天,更不可以进入医院。为了安全,我们和小田的母亲电话沟通,答应会照顾好小田,让她安心居家隔离。

疫情期间,产房都是单间分娩,我进入小田的分娩间,看见助产士正引导小田坐在瑜伽球上,旁边放着牛奶和面包。小田看起来情绪低落,一声不吭,默默忍受着宫缩疼,眼角却止不住地流泪。助产士悄悄告诉我,她不愿意吃东西,晚饭也没有吃。

精神力量对分娩也是非常重要的,一般产房都会安排家属陪伴待产,给产妇鼓励,缓解紧张。而小田只能一个人,不仅要面对深夜独自在医院生孩子,还要面对孩子早产的担忧、疫情下的焦虑、母亲居家隔离的挂念。

我深知她的委屈和不易,走过去轻声说:“不要担心,儿科大夫已经来了,孩子出生后立刻进行检查。儿科医院也联系好了,我们儿科大夫会护送宝宝转诊过去。你现在要加油!”

说完这些话,小田的肩膀微微颤动,我拍拍她的肩膀:“想哭就哭出来吧。”终于,小田放声大哭。分娩疼继续一波波侵袭她,我担心她体力透支,用手轻轻抚摸她的后背,帮她放松下来,慢慢地她止住了哭声,精神好了很多。

宫缩的间歇,我拿了牛奶和面包打开递给她,劝她吃一点补充体力。小田这时终于和我说了第一句话:“谢谢!”

之后的分娩过程都非常顺利,小田生了个男宝宝,1910g,哭声嘹亮。儿科医生检查孩子除了偏小,其他状况都还不错。随后,宝宝转到保暖箱监护,并在儿科医生的护送下转诊儿科医院。

小田分娩后住进了五洲产科的新病区,新病区布置温馨,设施人性化,护士团队以高年资的护师为主,经验丰富。虽然没有家属陪伴,但是在护士们的照顾下,小田恢复得很好。

宝宝那边也传来好消息,孩子一切平稳。小田也变得爱说爱笑,积极努力做一个好妈妈,总是向护士们询问照顾孩子的各种问题。

因为母亲还在居家隔离,小田要求在病房多住几天,直到母亲隔离期满。考虑到小田的实际情况,病房答应了小田的要求,小田笑称:“这里24小时都有医生护士,比月子中心还好哟!”

孕38周的她,问我“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除了在产房工作,我每周也会到助产士门诊出诊。助产士门诊是五洲的特色门诊之一,由经验丰富的助产士出诊,针对分娩答疑解惑,建立顺产信心,制定个性化分娩方案,为顺利分娩做准备。那天刚好是我出诊。

8点钟,护士带着预约的孕妈妈进来。病历单上已经记录了她的腋下体温。

我询问了流行病学接触史,然后了解了这位孕妈妈的孕期情况和身体情况,评估她应该可以顺产,她也非常期望顺产,但又总有些犹豫。

我问她:“对于顺产,你是有什么担忧吗?”

她低下头,半响,她问我:“如果顺产生不下来,难产了,你们一般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听到这个问题,我特别心疼。一些影视剧害人不浅,这个问题不知道误导了多少孕妈妈。

我坚定地告诉她,不存在这个问题,分娩不是二选一,只有妈妈好,孩子才能好。孩子在母亲肚子里时,跟母亲同命运、共患难。

听完我的解释,她松了一口气,和我聊起来:“最近总是想很多糟糕的事情。马上要到预产期了,赶上这么严重的疫情,总觉得自己不太顺。”

疫情期间,普通人尚且难免焦虑,更何况孕产妇。我安慰她:“病毒的事情交给医护,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照顾好自己和宝宝。”

临走前,我给她布置了作业——五洲孕妇学校线上直播课,里面有关于分娩、产后护理、新生儿护理的课程,都非常适合她。专业的孕产知识不仅有助于孕期管理,也能缓解孕妈妈们的焦虑心情。

问我“40岁能不能顺产”的那个孕妈妈要生了

玲姐和我第一次见面也是在助产士门诊。玲姐今年40岁,这是她的第一个宝宝。高龄得子,她比其他的孕妈妈更焦虑,对分娩也更加担忧。于是,产科医生向她推荐了助产士门诊。

她一头短发,显得成熟干练。可是聊到分娩,她就不停地绞着一张纸巾,像个紧张局促的小女孩。

她问我:“我40岁了,还能顺产吗?”

玲姐的情况,并没有剖宫产指征。我说:“能!只要你想,我们会帮你!”

后来玲姐说,这句话给了她非常大的信心。

我教给了她一些分娩技巧,包括怎么呼吸,怎么用力等等。玲姐一直希望分娩时候我能在产房,说是“希望考试的时候,老师能在身边场内指导”。

我答应她,只要没有工作上的特殊安排,我一定都会赶来。

玲姐分娩那天,我正在病房看望头天分娩的妈妈和宝宝,进行产后访视。产房打电话,说玲姐要生了,想要见我。

我赶到产房,玲姐正在助产士的指导下,坐在爱人怀里待产。疫情期间,大家都带全副武装,玲姐并没有认出我。

等我走近,看到我胸前的姓名贴,玲姐一把抓住我的手:“你可来了。”

我冲她眨眨眼:“答应你来,就一定会来。”

一波阵痛袭来,玲姐使劲抓住我的手,我也握住她的手,希望能给她更多力量。

宫缩缓解一些,玲姐抱歉地牵我的手:“刚刚把你的手都握碎了吧。”

我笑着说:“你这么有力气,一定能顺利生下宝宝。”

我常和产房的姐妹说,特殊时期,我们的脸被口罩遮挡住,也许产妇们看不见我们的笑容,但我们也不要因此吝啬微笑,因为当我们微笑时,她们能够感受到关心和爱。

玲姐的分娩过程还算顺利,虽然胎位不正,但通过改变体式、做瑜伽球摇摆骨盆,最终也都解决了。40岁的玲姐顺产成功,无撕裂、无侧切。

我把宝宝放在玲姐的怀里,进行90分钟的皮肤接触。在这段时间里,新生儿会出现觅食反射,流口水,嘴张大。我们会抓住觅食反射的时机,帮助宝宝顺利完成第一次母乳,这对成功实现母乳喂养非常有利。回到病房后,病房护士也会帮助护理乳房,指导母乳喂养。

现在,40岁的玲姐不仅成功顺产,还实现了纯母乳喂养。

在那段特殊的日子里,我们做着跟我们平时一样又不一样的工作。但是我们的目标始终不变,那就是守护母婴安全!感谢一个个孕育中的、降生的小生命,是你们为疫情的阴霾带来了一抹亮色,让五洲产科充满了喜悦,充满生命的力量。

第72届世界卫生大会将2020年指定为“国际护士和助产士年”。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世界各国共同庆祝护理和助产服务为全球人类健康带来的福祉。

护理工作者占全球卫生工作者的一半以上,为卫生系统提供至关重要的服务。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曾说:“有一个很容易被忽略的团队,就是我们的护理团队。医生有多重要,我们的护理姐妹们就有多重要。”

在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助产士和护士用专业和爱心,陪伴、鼓励、照顾、指导,帮助产妇顺利分娩,见证一个又一个家庭喜迎新生命的“高光时刻”。

明天,武汉即将“解封”。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国内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郑重地对护士和助产士们说一声“谢谢”,感谢他们给世界带来温柔的力量和希望的光芒!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