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霸王别姬》和张国荣,到底谁成就了谁!

当年,陈凯歌是先找张国荣还是想要用尊龙来演程蝶衣进而开辟国际市场的事情,闹到现在还没摘干净。

就个人而言,张国荣是当时也是以后最好的选择。尊龙的个人特质太强,并不能完全贴合于程蝶衣这个角色。尊龙如果扮上了是可以和张国荣的京剧扮相一争高下的,但是卸了妆以正常的面目面对观众,却是不太适合程蝶衣这个角色的!

尊龙从小生活在美国,虽然外表上东方血统占有决定比例,但是,偏重于西方血统的轮廓硬朗,扮演程蝶衣流于硬气,没有那种妩媚流转的气质。这一点,在他和“铁叔”杰里米·艾恩斯合作过的《蝴蝶君》里面表现得十分明显!

尊龙的美,是那种眉目硬朗的美,美得咄咄逼人。

而且最要紧的是,尊龙生活的环境里,完全没有体验到梨园行当里,几百年来的压制与提炼的那种生成的环境与生态气候!

太过于欧化的尊龙,就算用演技强行来丰满程蝶衣,依旧甩不掉他身上太过于明显的个人印记。这一点,看过《自娱自乐》的观众,虽然赞同尊龙土味乡镇干部的扮相和行为,但还是对那一口口音严重的普通话耿耿于怀——毕竟距离一个自然而地道的乡镇人物还差了一些距离!

而且,尊龙骨子里是高傲的,学不来京剧行当里的那些小一辈必须的谦卑与受教,这一点,在拍摄的过程里,会影响很多事情。而张国荣,从小在香港演艺圈里磨练出来的待人接物的礼貌,弥补了很多和老艺人交往方面的缺陷。使得,很多老艺人乐于教授这个外行的青年人一些行内的小诀窍,保证程蝶衣这个角色在细节上的丰满与细致入微!

张国荣的气质比尊龙温润,容易与人产生亲近感!但同时,从小生活在香港的他,也没有可能体会到旧社会里梨园行当里的那些腐朽与阴暗的地方。

在这些方面,张国荣尽可能地向传统家庭的一些旧式礼教方面靠拢,用一个被传统家庭种种礼教教导带着写束缚意味的大家子弟的标准,来塑造程蝶衣舞台下的的行为。

结合剧情里程蝶衣一些堕落的生活习惯,张国荣用一种经过大家礼教教授,但是被时代抛弃的旧式子弟的标准,来刻画他的生活,精致,颓废,与当前世道有隔阂感!

其实,张国荣个人身上与程蝶衣身上,一直和世界当前有隔阂感。这种隔阂,来自于张国荣香港身份和当时内地文化氛围的不同,而在剧情加持之后,就成为了营造程蝶衣追求个人发展的极致,而忽略世事变迁,不理会外界风雨的一种移情!

因为他是一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人,痴迷于戏曲情节赋予自己的那一点空间,在那个空间里把事情做到尽善尽美,浑然不理外界是如何事事变迁的!

张国荣用收敛的姿态来刻画程蝶衣,人前,他带着女性角色必然的矜持与含蓄,低头敛目,从不用正眼看人。就算是混到了独步京城的地位,他依旧是含蓄和谦卑的,从不在人前流露出傲气和对于自身的哪怕一丝骄傲。

这样的内敛,来自于整个时代乃至整个行当的历史。毕竟从戏剧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它作为娱乐形式,都仅仅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存在,是有足够物资储备和财富储备的贵族阶层的享受乐趣。在农耕社会里,不事生产,不产生农作物的行业,都是被社会排挤的对象!所以,喜剧行业几百年一直被作为边缘行业,受到强烈的歧视。

程蝶衣是见识过底层戏班子的穷困潦倒,加上师傅关老爷子的耳提面命,所以一直不敢把自己往高的地位抬升。他可以做到同行业里的翘楚,可是整个社会里的地位,他还是不敢突破这个歧视的范畴!

而他这种万人之上仍旧战战兢兢的状态,符合了《霸王别姬》里想要表现的旧社会了伶人的处境和地位。那种表面风光和背后的辛苦,真正经历过前期各种磨练的人物,最后成名了也不可能采取一种盛气凌人的态度面对直接供给他们饭食的观众。

《霸王别姬》整个团队,都在朝代更迭的大环境里,用一种不露痕迹的方式,探讨到底是基本功扎实才造就了明星,还是观众的捧场在造就明星。而且也在探讨,作为明星,是严格要求自己基本功和艺德的提升来奠定自己的地位,或者利用时势踩踏别人来成就自己的地位的区别。

如同程蝶衣含辛茹苦养大的小四儿,一时得意,逼走了师傅,逼散了段小楼一家,逼死了菊仙,可最后,他死在了师傅的前面!成为这个家族里最先被人遗忘甚至避讳的人。

只有神华内蕴,保持己心,戏里戏外一视同仁的人物,才能在台上享受众人的掌声,台下也还享受着观众的怀念。这样的张国荣,不仅仅作为程蝶衣而被人纪念,也作为一个合格的演员,歌手,被人们怀念!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